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009:红娘陆女士免费阅读

009:红娘陆女士
    他说:“你已经用宝石和我换了,相机现在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上楼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仰着头,看地上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屋里,陆常安女士和景河东正在厨房里洗水果。

    景河东先往外看了看,见厅没人才私下里问老婆:“你刚刚在饭桌上干嘛呀?”

    陆女士翘着新做的美甲,剥着葡萄皮:“没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姑娘第一次上门做,问东问西的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美甲剥葡萄不方便,她往盘子里一扔:“我就问了几个家常问题,有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关了水龙头,洗干净手,给老婆剥葡萄:“我还不知道你,你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,就想撮合对吧?”

    意图简直不要太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她和咱们家召宝很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合适了?你连人家姑娘做什么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呀,忘了问了。”不过陆女士不在乎,满脑子都是两个漂亮的人儿三年抱俩的画面,“做什么不重要,他俩样貌多登对啊,生出来的孩子那得多好看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把剥好的葡萄味到老婆嘴边:“你就看脸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吃掉葡萄,一把拍开他的手:“我哪看脸了,我要是看脸能看上你?”

    一米八七壮得像熊的景河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某个二熊智斗砍树光头的动画片里,主角就跟照着他画的似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,当年的陆二公主能看上景河东这个穷保镖也算奇事一桩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景召才二十六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女士急得都瞪人了:“我能不急吗?他长那样,却一个姑娘不谈,又三天两头往国外跑,每次回来身上都有伤,哪个摄影师像他那样,身上又是刀伤又是枪伤,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什么,我能不急吗?我就怕他哪天这么一走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那个性子,有什么事都自己咽,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他跟阵风似的,谁也留不住他,一年到头连陆女士也见不到他几面。

    景河东安慰老婆:“你别多想,儿子不是说了嘛,他是去战乱国家拍战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多想吗?他什么都不跟我说。”陆女士也不是那种急着抱孙子的人,就是没办法了,“我现在就想他早点定下来,好让他老婆管着他,让他哪也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继续给老婆喂葡萄。

    陆女士把他手推开:“你刚刚是在教育我吗?”

    景河东怎么可能教育老婆,他没那个胆:“不是,我就是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被宠坏的女人是不讲道理的:“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秒投降:“好好好,我错了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陆常安女士哼了声,不跟他计较,端着葡萄回了厅。

    就商领领一个人在。

    “领领,你东西什么时候搬?”

    商领领说:“明天下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搬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搬家公司。”

    陆常安坐到商领领旁边:“对了,领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她移开目光,突然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陆女士看她为难:“是不方便说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,纠结了一会儿,还是坦白了:“我是遗体整容师,在殡仪馆工作。”

    在殡仪馆工作的人,都不会主动说自己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虽然是文明时代,但一些迷信的思想仍然根深蒂固,殡仪行业虽不至于被歧视,但也确实不被人喜欢。

    陆女士听完惊呆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垂着头,十分失落:“如果您觉得我住过来不合适——”

    陆女士立马说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,我就是没想到领领你这么厉害,你那工作一般人可做不了,能做的都是了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猛地抬头,眼眸亮晶晶的:“您不觉得晦气吗?”

    “晦气什么,谁不会死啊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遇到过很夸张的房东,直接往她身上扔红豆和盐巴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睛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陆女士看着心疼,心想这姑娘干这个工作肯定受了不少委屈。

    周二,景见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景召早上就出门了,去了工作室,地址是一个古旧的小巷子。
为您推荐